new image - ii5zg

8 月 7 日,分佈式資本、優勢資本、WBF (紐約世界區塊鏈大會)三方牽頭,成立了一支“全球數字金融生態基金”,規模爲 1 億美元,投資方向爲包括資產儲存,發行與交易等在內的數字金融行業。

分佈式資本創始人沈波認爲,目前數字金融行業還處於早期階段,存在巨大投資紅利,該投資基金從生態佈局入手,期望通過系統能力,幫助被投項目走過創業階段,提升成功概率。

從 2017 年到 2018 年,數字金融行業經歷了過山車般的大起大落。現今比特幣更是跌破了 7000 美金整數關口,行情不佳的環境裏投資人們摩拳擦掌,哪裏是機會?他們將如何孕育市場?投資人的視野能否爲投資區塊鏈找到一個方向?

一億美金怎麼用?

這隻基金名爲全球數字金融生態基金(GDF),由分佈式資本孵化的 BKFUND 和優勢資本、WBF 共同孵化的 BFFUND 共同組建。三方分別來自區塊鏈 VC、傳統 PE,及產業資源整合者。

何爲數字金融?其官方定義爲以 Token (數字貨幣、數字通證)爲數字資產的表現形式,以中心化方式管理或去中心化智能合約來運營的金融業態。它包括區塊鏈領域裏爲數字資產提供各類金融服務的生態體系,像錢包、交易所、代碼評級、財務審計等相關行業。

因此,該基金管理合夥人,分佈式資本旗下 BKFUND 及 Hashgard 創始合夥人 [低級的錯別字以後不要再出現了。朋友。] 許超逸稱,基金將圍繞資產儲存、發行與交易、資產管理、資產保險、生態服務五大領域,在一級和二級市場,就交易所、錢包、券商、評級、安全、保險、基金管理系統 / 支持工具、門戶、媒體、法律服務、審計服務等領域進行立足全球的投資佈局,構成完整的區塊鏈產業生態。

當前,數字金融領域缺乏統一標準,行業遊戲規則不明,項目方稂莠不齊,信息透明度低,騙局時有發生,基礎設施建設也不完善。在這一大背景下,沈波也認爲,這是數字金融領域的冒險,“一次人類社會的勇敢探險。”他說。

new image - qr7eh

區塊鏈投資機會在哪裏?

“交易所目前主導着區塊鏈生態圈,但 Fcoin 的快速崛起也能看出,幣安的護城河沒有那麼強,我們覺得未來交易所也不一定是核心資源,可區塊鏈的入口在哪裏?不知道,假設我有 100 萬的社羣,我也可以成立交易所。”

趙勝是 WBF 的發起人,這是一個聚焦區塊鏈技術,面向全球的區塊鏈行業互聯互通平臺,接受巴比特採訪時他提出了自己對產業的判斷,2019 年 6 月 30 日之前,企業還能做生態佈局,時間窗口過後,創業者的機會就只剩下垂直化的領域。

生態在趙勝眼裏是長抽屜戰略,翻開抽屜(公司),有挖礦、交易所,Tokenfund、培訓、媒體等。“現在是跑馬圈地而不是專業化經營的時候,發展早期,大家都有機會成爲綜合性公司。”

優勢資本董事長、財中集團董事長吳克忠的觀點更樂觀,在他看來,此時的區塊鏈行業簡直就是 92 年的中國股票市場,據他觀察,彼時炒股的人羣有三個特質:沒文化、沒職業、膽子大,上市公司對股票理解也很粗淺:上市融資沒有成本。但中國股市正是在這樣的環境裏逐步成長。

“以前我們強調物,強調所有權,未來區塊鏈社會里,強調的是使用權,如何把你的資源進行使用。未來可能是共享,全社區全民所有,使用權的交易成爲社會的主要生產關係。如果說傳統投資的機會 10 年一遇,互聯網的機會 100 年一遇,那麼區塊鏈的機會就是 500 年一遇。”他說,作爲傳統 PE,他希望能把傳統領域裏的資源、產業進行通證制改造,在數字金融世界,打造新的經濟組織方式。

投資人如何找到“價值投資對象”?

相比去年年底的大牛市,2018 上半年數字貨幣市場疲態很明顯。

而根據 Crypto Fund Research 對全球數字貨幣基金的研究報告顯示。2017 年新成立的數字貨幣基金有 130 支,遠遠超過 2014-2016 三年成立的數字貨幣基金總和。2018 年也是如此,今年五月,交易所幣安就宣佈計劃成立 10 億美元的“生態基金”。基金之戰會越來越激烈。

余文波是分佈式資本執行董事,在接受巴比特採訪時他表示,市場有起落很正常。“我不認爲是熊市,而是回到該有的理性狀態。”據他介紹,分佈式資本有自己的節奏,不受行業外部環境影響,此時成立 GDF 是考慮到經過兩年多的發展,分佈式資本投資了全球 50 多個項目(國外 43),涉及領域包括底層應用、智能資產、媒體等,此時,聯合傳統 PE 機構,可以嘗試抓住區塊鏈未來的機會。

何爲好項目?沈波在採訪時曾強調。第一,要解決行業痛點,第二,有合理的架構設計,第三,建立良好的治理機構。

余文波則介紹了分佈式資本的投資邏輯,關注業務邏輯和團隊。“(企業)要用到區塊鏈核心邏輯,那就是在沒有信任的基礎上,區塊鏈技術是否有構建協作的可能。”

團隊方面,余文波慨嘆:“很多項目團隊未必真的想去做一件事情,一隻團隊有意願把事情做好很重要,意願之外,偏底層技術的項目看技術,偏運營類的項目看運營能力。”[這段標題符號有問題,自己修改一下]

在他看來,當前的區塊鏈創業,不管是技術積累還是創業者的耐心,國外存在一定優勢,這也是生態基金立足全球的一個原因。

趙勝把區塊鏈創業公司比作“人類小孩”,需要很長時間呵護。“目前創業公司整合資源要素的能力不夠,全球全賽道進行生態投資,是爲了給企業建立一個聯盟,讓它更好得成長。Token fund 被迫從投資者變成了保姆,他們在賭這個小孩生下來後能否長成一個好樣子。”

版權聲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權利。文章爲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巴比特立場。
發文時比特幣價格 ¥44523.78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