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說我是一個騙子,但是我讓你看看,我是億萬富翁。」

「我們準備把 ABC 碾壓成渣,也準備把比特大陸碾壓成渣。」

若 Craig Steven Wright 所言不虛,11 月 15 日,BCH 將迎來一場算力大戰。

Craig Steven Wright,正是近幾年來一直自稱爲比特幣的創造者——「中本聰」的澳大利亞計算機學者兼商人 Craig Steven Wright (以下簡稱:CSW)。

由於一直沒有拿出比特幣創始區塊的私鑰證實自身身份,他是不是真的中本聰仍各執一詞,因此他也被稱爲「澳本聰」。

可是如今,他的時間和精力並沒有集中在比特幣(BTC)上,而是集中在去年 8 月從 BTC 分叉出來的比特幣現金(BCH)。

BCH 起於比特幣擴容之爭。2017 年 8 月 1 日,由比特大陸帶領 Bitcoin-ABC、ViaBTC、BU 開發組等原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對比特幣進行硬分叉,這是解決比特幣擴容問題的方案之一,BCH 由此誕生。

之後,BCH 陸續獲得比特幣耶穌 Roger Ver、CSW 等人的支持。按照線路圖,BCH 社區每隔 6 個月就對 BCH 進行一次硬分叉。其在今年 5 月完成了第一次硬分叉,彼時各開發團隊在分叉時達成了共識,沒有產生新的分叉幣,將區塊的大小從 8M 提升到了 32M。

BCH 開發團隊成員姜家志曾透露, BCH 誕生之後,當初發生在 BTC 社區的爭論局面並沒有停止,「微信羣、推特、論壇,在很多地方都在爭論。」目前,圍繞 BCH 的發展大致分爲三個陣營,以比特大陸爲首的「激進派」;以「澳洲假中本聰」CSW 爲首的、以維護比特幣原旨教義爲名的保守派;和以 BU、Cobra 爲首的中立派。

今年 8 月 ,CSW 曾提出將發佈一個與開發團隊不兼容的版本,並展開一場算力大戰,令 BCH 變回真正的比特幣,以及將以此戰消滅與其意見不合的 Bitcoin ABC,這讓他爭議纏身。

反對者眼中,他是大話連篇的「嘴炮聰」、動機不明的瘋子。在吳忌寒近期的推特中,CSW 甚至被指是邪教、間諜、V 神眼中的「假中本聰」。但也有支持者,「他是不會說話但極爲真誠的技術狂熱者。」支持者這麼說。

不管如何,此次 BCH 硬分叉已經因 CSW 的攪局面臨分裂。

11 月 7 日,我們採訪到了身在英國倫敦的 CSW,問他當初爲什麼不支持 BTC 轉而支持 BCH、爲什麼要發動這場算力大戰、是否在購買算力備戰、怎麼看待別人眼中「他是一個瘋子」。

專訪「澳洲中本聰」:我打算用錢摧毀比特大陸

比特大陸是個笑話,我準備把它碾壓成渣

Q:對於本次比特幣現金硬分叉,你的團隊技術提案是什麼?

CSW:我們想要維護「原生比特幣」的想法,我們想要讓運行代碼發揮作用,讓每個人都能從中收益,我們希望將中本聰的願景維持下去。但是其他人卻在改變中本聰的願景,他們總是想要在比特幣身上加各種各樣的東西,甚至會被犯罪份子利用。

Q:但是完全保持原來的版本是很難的,比如我聽說 BSV 也修復了一些原版的 bug?

CSW:是的,我們只是修復了一些漏洞,而沒有改變協議。比特幣協議就是發送點對點電子現金。每個人都在修復錯誤,這就好比我有一輛開了很長時間的車,雖然這輛車已經不是最初的那輛汽車了,但是我可以在車上做改動,比如優化引擎,給它獲得和最初那輛汽車一樣的動力。

Q:所以你反對 ABC 的原因是他們開始改變了「原生比特幣」嗎?

CSW:是的,你得看看具體原因。

Q:但是現在社區裏,ABC 已經獲得了一些支持,包括比特大陸的吳忌寒。你擔心這個問題嗎?

CSW (突然爆笑):哈哈哈哈,告訴他我超難過的。告訴吳忌寒,實際上我手頭上正在做的事情遠比擔心這個問題要重要得多。比特大陸的礦機設備讓挖礦效率提高了 50%,但是比特大陸現在可能馬上就要完蛋了,因爲這家公司可能馬上就會破產。比特大陸就是個笑話。

Q:所以,你完全不擔心他們的算力嗎?

CSW:我覺得他們有算力,但比特大陸是個**。

Q:有人認爲 BSV 擁有的算力無法和 ABC 抗衡,畢竟你需要算力才能贏得大戰。

CSW:我們很好啊。我們準備把 ABC 碾壓成渣,也準備把比特大陸碾壓成渣(We grind Bitmain into nothing)。我這兩年根本就沒有在乎過這事。我不關心這些破事。我也不關心吳忌寒會不會因爲還不了債而進監獄。但是如果他進監獄的話,我會慶祝一下。我就會靜靜地坐在那兒,手上拿着 100 萬美金看着他進監獄。

所有人都說我是騙子,但我就是有錢

Q:那麼,你準備怎麼做才能實現這些呢?因爲有人說你的競爭對手已經開始準備算力了,你準備如何應對?

CSW:我們就是有錢。吳忌寒以爲他能夠控制算力,而我們——有的只是錢。我們還會讓加密貨幣交易所無法交易比特幣現金,直到吳忌寒認敗。

比特大陸持有 100 萬比特幣現金,我們準備讓他們全部歸零。他們有支持者,但我們動動手指頭就能讓他們破產。我們還會起訴吳忌寒,基本上,吳忌寒會在全世界的法院收到傳票,當他完成了所有訴訟,估計已經 85 歲而且徹底破產了。那我會放過他。

Q:你怎麼才能做到呢?

CSW:所有人都說我是一個騙子,但我讓你看看。(他拿起筆記本電腦,走到窗邊,讓我們看看他樓下的三臺豪車,這裏應該是高層。然後他又把筆記本轉過去,讓我們看他所在之處,他告訴我這是他家。這是一座四層、超過 6000 平方英尺的別墅。作者注:6000 平方英尺約 560 平方米)

專訪「澳洲中本聰」:我打算用錢摧毀比特大陸CSW 停在別墅裏的三輛豪車

我是一個億萬富翁,我有很多錢,我不需要依靠挖礦賺錢。吳忌寒依靠挖礦賺錢,他沒有其他收入來源,他需要賣礦機,他只能做這個。我不需要……我很高興看到他們引火自焚直到進監獄。

Q:所以你有足夠的錢去摧毀比特大陸,是嗎?

CSW:是的,我是億萬富豪,Calvin 也是(Calvin 應該是 BCH 最大礦池、區塊鏈公司 Coingeek 創始人 Calvin Ayre,他在算力大戰中支持 CSW 的方案)。

基本上我們不需要靠挖礦賺錢,也根本不在乎挖礦,我們付得起錢,也能夠生存下去。吳忌寒需要挖礦,還需要支付電費,然後還要在設備和其他很多地方花錢。我們現在不僅在賺錢,而且還在繼續運營一家公司。我很樂意看看比特大陸破產。我也不在乎是不是贏了,而是想看到吳忌寒徹底消失,我不想看到吳忌寒重新進入到加密貨幣行業,我想讓他完全離開。

Q:我能問問你的錢從哪裏來嗎?

CSW:比特幣啊!我有很多比特幣。

Q:你準備投入多少錢呢?你有沒有預算?

CSW:直到我贏,直到他們放棄。我的錢夠燒,直到他們沒有辦法攻擊我們,直到所有人沒有辦法攻擊我們。我並不在乎有多少錢,我會在離開的時候賣掉所有的一切。我不在乎這一切,我無法忍受吳忌寒,比特大陸是垃圾。這就是我的戰略。

Q:有沒有其他人支持你,比如提供資金,還是你只用自有資金?

CSW:我們有人支持。親愛的,我不會爲了錢而去找錢,好嗎?你能獲得支持,是因爲你值得獲得支持。

Q:你想從這場戰鬥中獲得什麼呢?

CSW:勝利。最終,原生比特幣。沒有其他妥協,也不會有任何妥協,我這裏沒有妥協。

根本沒什麼民主,我們只談錢

Q:有人認爲你和吳忌寒之間的鬥爭對社區不利,你怎麼看?

CSW:去他的社區(Screw the community)。 我要的是貨幣,我要的是全球貨幣(I want money. I want the global money)。我想比特幣成爲全球通用貨幣。地球上的每個人都能把比特幣當錢用。我不想要任何社會主義者(socialist)。我們現在談錢,有點無聊,有點冷漠,你可能不喜歡這樣。

Q:你覺得比特幣現金社區裏的絕大多數人都是社會主義者嗎?

CSW:是的。這是資本主義。我想要競爭,想要資本主義。

Q:還有人覺得你所做的事情正在傷害社區民主。

CSW:根本沒什麼民主,我們只談錢。我只想要比特幣變成世界貨幣。你的投票有改變過什麼嗎?沒有,所以根本沒什麼民主可言,還是談談錢吧。你的投票,最後不過是改變了一些錢。

專訪「澳洲中本聰」:我打算用錢摧毀比特大陸

Q:你難道不擔心社區裏的一些開發人員對抗你嗎?

CSW:我覺得不會。真的開發人員只關注如何爲人們開發真正有用的應用,剩下的都是一羣社會主義者。我根本不想和他們交流,也不會接受他們。他們應該離開這個社區,也不要回來了。如果他們是替補的話,就永遠不要上場了,ABC 也不會有任何對比特幣現金貢獻的地方。

Q:如果一些開發人員真的爲社會開發應用,那麼他們是很重要的,你在意這些人嗎?

CSW:不是爲了社會。沒有人會爲社會做任何事,所有人都是爲了做生意(for business)。只要你生意做成了,就會有人給你錢。你所做的事情也不是爲了社會。所有說自己是爲了社會做事的,都是騙子。我們希望他們被燒死(I want them burned.)

Q:那麼,如果有些人真的希望在區塊鏈上獲得真正的應用程序……

CSW:比特幣上就可以做開發,你可以在比特幣上做任何事情,而且完全不需要改變比特幣。我不會阻止任何人基於比特幣做開發,但是會阻止人們改變比特幣。現在的問題是,有些人要去改變協議。舉個例子,如果你沒有一個穩定的互聯網,就無法構建一個網頁。

我不會買算力,不需要

Q:你現在具體在做什麼?也許你每天都在工作,嘗試贏得這場戰爭。

CSW:現在我正在編寫一些專利、寫論文。(他後來告訴我他正在寫一個輕錢包)。

專訪「澳洲中本聰」:我打算用錢摧毀比特大陸

Q:我聽說你正嘗試從礦工那購買算力?

CSW:我們會關注不同的選擇,比特大陸只是暫時擁有算力,但是我們不想和他們玩這種遊戲,我們看得更加長遠。

Q:你準備購買算力嗎?

CSW:不會,我們有足夠的算力,不需要另外向礦工買。但是如果有礦工支持我們,我覺得我們也不會爲這些「僱傭兵」買單。

Q:所以你現在並沒有在買算力?

CSW:沒有,我們自己的就夠了。

Q:你現在的算力從哪兒來?

CSW:全世界。

Q:你有自己的礦場嗎?

CSW:是的,我們確實有。

Q:能告訴我你有多少算力嗎?

CSW:足夠贏得這場戰鬥了。

Q:礦工和開發人員,你更關心誰?

CSW:我更關心用戶,我關心的是如何讓這個世界擁有更好的貨幣,我們想要讓 50 億人使用比特幣。只想賺錢是無法實現這個目標的,就像吳忌寒那樣。

Q:有很多人認爲,nChain 和 BSV 的開發人員沒有太多開發經驗,因此在技術上,你們沒有太多優勢。

CSW:ABC 就是個該死的笑話。我們有更好的開發者。你給我錢我都不會請他們。不過,我會請他們來給我倒垃圾。我不在乎他們說的這個差異、那個差異。我們不需要刻意去招人,因爲我們的錢足夠多,開發人員也足夠好。

我不需要說服任何人

Q:有些人說你是騙子,你是瘋子,你怎麼看?

CSW:我不在乎。讓他們失望了。吳忌寒就是個小孩,他還需要學習如何面對大場面。

Q:我看過一些攻擊你的文章,說你瘋了,你擔心嗎?

CSW:我有什麼好擔心的?,我記得小時候看到比爾·蓋茨在大會上發言,還有人朝他扔了一個派。現在,你能說人們不喜歡比爾·蓋茨嗎?

Q:你覺得用戶會怎麼看待你領導的比特幣現金?

CSW:我可沒有領導什麼,我是在構建一個全世界都能使用的貨幣。這都是社交媒體上對我的看法,我不想讓人們崇拜我。我們談的都是錢,我並不在乎人們是不是關注我,甚至把我當做是一種信仰。我想讓人們能夠使用一種全球性的貨幣。

Q:去年你還支持比特幣現金硬分叉?

CSW:我沒有。

Q:你沒有?

CSW:我希望比特幣擴容,我想要保持「原生比特幣」,去年我準備建設一個礦池,然後挖礦。但不幸,吳忌寒在背後作祟,他不值得信賴。他是個騙子。本來比特幣和比特幣現金是不會分開的。就是因爲他比特幣現金纔會分叉。因爲他是一個貪婪的人。

Q:去年比特幣現金從比特幣中分叉出來,你不支持嗎?

CSW:我一直支持「原生比特幣」,比特幣現金分叉出來也是無奈之舉。當我說比特幣的時候,就覺得我心裏只有那唯一的比特幣,不過現在已是比特幣現金了。

Q:報道說你曾經支持 ABC 的硬分叉,後來又反對,這是真的嗎?爲什麼?

CSW:他們後來已經不支持原生的比特幣了。我們沒有支持過 ABC,我們只支持原生比特幣的想法。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對比特幣分叉,吳忌寒想要分叉,我們一直希望保留一個比特幣。吳忌寒想要分叉,因爲他想要交易很多加密貨幣,他想要錢,想要賭博。

Q:還有人說,如果你統一了比特幣現金網絡,就會攻擊比特幣網絡,是真的嗎?

CSW:噢,這個消息已經傳了幾年了,讓他們自己瞎猜去吧。

Q:所以你不會去攻擊比特幣?

CSW:我不需要。比特幣根本沒什麼可攻擊的。

Q:要贏得這場戰爭,你有什麼祕密武器?

CSW:我對比特幣的理解比任何人更深。我覺得現在還是低調一些。不過,我覺得吳忌寒需要人們支持,他一直在社交媒體上很活躍,他還有礦池。我們有自己的算力和礦機。人們不喜歡我,但我不需要去說服任何人,我們也不需要媒體支持。我們能贏是因爲我們有很多投資。吳忌寒需要人們的支持,但其實也沒什麼效果。

Q:還有人說,你正在開發自己的礦機?

CSW:是的,我們有新的礦機。

Q:是爲了這場大戰才設計新礦機嗎?

CSW:不是,我們設計這個礦機其實更多地是長期發展需要,而且想要取代比特大陸。比特大陸在廣告上說他們的設備是最好的,但其實已經開始變得速度又慢,又過時了。

「無政府主義」不是比特幣本身

Q:能否用一句話概括你期待比特幣現金髮展成什麼樣子?

CSW:「原生比特幣(The Original Bitcoin)」,全球貨幣。

Q:既然你那麼希望讓比特幣現金變成「原生比特幣」,爲什麼你不直接選擇 BTC,而是要選擇 BCH?

CSW:BTC 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它現在是一個「Big Coin」,既沒法用於交易(not tradable),也沒法做到合法(illegal),而且它的交易費用太高了。我並不會關注人們會如何稱呼它,它可以被看做是是一種數字簽名鏈,他們刪除了數字簽名意味着問題出現。比特幣是保護隱私的(private),但不代表它是匿名(anonymous)。我們需要確保加密貨幣交易能夠被追蹤,而且能夠在真正的合約中被應用。如果你希望比特幣能夠像現金一樣被使用,就必須要遵循現行現金市場的「遊戲規則」。

比特幣應該在全球範圍內都是合法的,但是現在人們讓比特幣變得更加「無政府主義」、變得不合法,這不是比特幣本身。

Q:涉及到法律比較複雜, 或者從技術角度來看,你想要的方案是怎麼樣的?現在你的方案似乎主要是希望 BCH 的區塊上限加大到 128M。

CSW:我不想要區塊上限,我就想維持原始的比特幣。原始的比特幣是沒有區塊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