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發展到今天這種規模及影響力,或許超出了“中本聰”的預設。我們回過頭來看,比特幣除了炒幣之外到底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價值?

一、加密貨幣,但比特幣不屬於真正意義上的貨幣。比特幣並不具備記賬單位、交換媒介、價值儲藏三大貨幣屬性,甚至沒有貨幣基本的計數單位。更爲重要的是,貨幣誕生於商品交換,服務於市場,而比特幣是一種封閉式、脫離市場的發行機制,並不能滿足市場交易的需求。比特幣被認爲是通縮型貨幣,具有對抗通脹的作用。比特幣脫離市場而發行,與通脹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加密貨幣領域的貨幣超發比法幣更爲驚人。

二、區塊鏈技術,但這條路其實非常遙遠。通觀比特幣白皮書,你會發現,其實“中本聰”並沒有描述區塊鏈技術及其價值,更多地講述比特幣網絡的性能特徵。區塊鏈技術更多地後人從比特幣身上總結出來,從分佈式賬本到智能合約,加上加密技術、各類共識算法,添加一些不可篡改、匿名等特徵。那些鼓吹區塊鏈技術多偉大的人,不知道是否真正瞭解區塊鏈技術。當今區塊鏈技術還處於刀耕火種的年代,分佈式計算能實現轉賬,智能合約能實現發幣,並不代表區塊鏈技術能實現各類交易、各種合約。在人類狡黠面前,區塊鏈技術只能算是個嬰兒,但不可否認這是一項好的技術。

三、通證經濟,但它到底經濟在哪?通證經濟被搬上各種論壇峯會上,但是沒幾個人能夠講清楚什麼是通證經濟,什麼是通證權益,通證權益有什麼好處,通證經濟有什麼價值。除了高風險的融資,通證經濟能夠社會帶來什麼價值。7 月 ICO 融資縮減到 1 億多美金,通證經濟的信任面臨挑戰。更爲諷刺的是,業內嘴上鼓吹通證經濟的人,不管是礦機廠商,還是各種資本、交易所,基本都採用古典互聯網、古典金融思維,採用傳統 IPO、股權投資的方式跑馬圈地。其實,比特幣只是假手於人,實際上與通證經濟無關。

不是貨幣、不是技術,不是經濟,那麼比特幣到底有什麼價值?

一、引發數字產權私有化革命,顛覆傳統社會治理結構

或許在比特幣出現之前,很少人思考過,爲什麼錢要存銀行?能否存在一個“私人的隱祕的網上銀行”?爲什麼政府和銀行要求你說明鉅額資金來源,否則涉嫌洗錢?爲什麼百度、谷歌、Facebook 裏的數據不能歸我私人所有?如果歸我私人所有,那麼我該如何保管它?

如今比特幣給你答案。比特幣真在的價值,不是加密貨幣,而是這套點對點的現金支付系統。比特幣,這套點對點的現金支付系統,是獨立於銀行之外的私人系統,具有匿名、全球流通的特徵。比特幣網絡給當今私有產權體系帶來兩大影響:

一是重新界定私有產權,實現產權徹底私有化。我們認爲,區塊鏈應該是啓蒙思想 2.0,其中核心就是重新界定私有產權。過去,我們已經實現了各種產權的私有化,資本主義國家對私有產權的保護達到根深蒂固的境地。當今,全球範圍內對產權私有已經形成了既定的法律界定以及民法體系。按照當前的通行法律,所謂私有產權,是指所有人具有佔有權、處置權、收益權、使用權四項權力。但是,現實問題是,如果你有一筆財產,必須經過國家法定納稅、備案或進入法定系統如銀行、股票、保險等才屬於你的合法私有財產,換言之,私有財產必須接受國家的監管。而比特幣網絡告訴我們,真正的財產私有不但具有佔有權、處置權、收益權、使用權四項權力,還有保護財產隱私的權力,隱匿財產依然有四項權力。簡單說,你有一筆財產,可能是遺產,也可能是受人饋贈,你有權力不讓任何知道,有權力將這筆財產存入一個安全的隱匿的“私人銀行”,這就是比特幣網絡。那麼,各國法律需要對私有產權進行重新界定。

二是數字資產私有化,推動數字經濟發展。如果各國不允許私人貨幣流通,那麼比特幣網絡是否沒有價值?比特幣網絡以其分佈式數據存儲,給人們打開了一個數字資產私人錢包的想象空間。事實上,這也是一個當今互聯網非常棘手的問題。互聯網商業模式推崇大平臺、大數據,從而控制了數以億計用戶的數據及數字資產。這些數據的安全及歸屬問題,備受私人及政府關注。如今分佈式數據存儲告訴我們,這些數據及數字資產應該歸屬私人所有,並且可以提供一個私人的數據存儲、轉移、授權及交易。根據制度經濟學產權理論,數字資產私有化必然推動數字經濟快速發展。

二是挑戰當今國家治理模式。數字產權徹底私有化,引發對私有產權的重新界定,對民法挑戰極大。如果私有財產具有隱匿自由,依賴於私有產權之上的社會契約被瓦解,而社會契約是當今國家治理模式的核心。社會契約解釋了國家的存在,以及國家與個人之間的關係。簡單可以理解爲,公民與政府之間簽訂社會契約,公民通過納稅來履行契約,政府以稅收作爲經費建立國家機器來保護公民權益。目前,世界主要國家的稅收都是以財產爲基礎,財產稅、資源稅、所得稅都直接與財產掛鉤,而流轉稅也與財產息息相關。如果私人資產進入比特幣網絡,可以匿名轉移、交易,那麼稅收體系基本瓦解,當今國家治理模式受到挑戰。

二、爲全球經濟矛盾提供全新的解決方案

當今全球經濟矛盾,本質上是經濟全球化特別是金融全球化與國家制度之間的矛盾。 簡單理解是,國家制度以疆域、公民國籍爲基礎,建立法定貨幣主權、稅收主權以及各種管轄權。經濟全球化,特別是近半個世紀的商品貿易全球化,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國家制度之下的主權限制,更多的國家開發一些自主權,包括降低關稅、開放離岸港口等,融入經濟全球化大潮。然而,國家制度本質上是維護本國利益,經濟全球化並不是絕對的雙贏,或者絕對對本國發展有利,那麼經濟全球化特別是近十幾年的金融全球化,給國家體制帶來嚴峻的挑戰。

最爲典型的例子,就是當下中美貿易戰。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並不是掉進了“修昔底德陷阱”,也不是美國反全球化,更不是故意針對中國開戰。而是,在當今全球化秩序中,經濟全球化與美國國家制度及利益形成矛盾,進一步講就是,美國政治民主化與全球經濟自由化特別是金融全球化構成了矛盾。美國在全球貿易中,大量購入廉價商品的同時,大量吸納美元在全球就進行投資,這個過程中,美國中產階級特別是製造業工人利益受損,而華爾街金融巨頭在金融全球化中獲利頗豐。美國需要通過民主政治的手段,選舉一個總統改變這種格局,改變當前這種全球化秩序,而作爲美國最大的貿易國——中國就成了美國的靶心。

表面上看是中美貿易戰,本質上是金融全球化與國家制度構成矛盾。金融全球化關係國家命脈,其中貨幣國際化和資本自由流通成爲了核心。當今世界金融,一國一法幣的貨幣格局,與金融全球化構成尖銳的矛盾。任何一國都希望本國法幣國際化,實現國際貿易結算和儲備,進而向全世界收取鑄幣稅,就如當今的美元。但是又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幣,具備足夠的國家信用來支撐這個龐大的世界經濟體系。強如美元當年的佈雷頓森林體系,各國主要貨幣與美元掛鉤,最終美元的信用還是無法承受世界經濟體系之重,最終崩潰。另外一個就是,資本自由流通,貨幣主權、資本自由流通、固定匯率構成三元悖論,爲什麼會形成三元悖論,本質上是貨幣全球化與國家利益構成矛盾。

全球化與國家制度設計這種矛盾似乎到無解的地步。要解開這個矛盾,必須打破現有的國家法幣體系,形成全球資本自由流通。蒙代爾在歐洲做了統一貨幣的試驗,歐元統一歐洲各國貨幣,然而這種貨幣一體化依然與國家制度構成尖銳矛盾,意大利、希臘等落後經濟體無法跟上歐元節奏,最終拖垮了本國經濟,引發債務危機。

根本上,經濟全球化、貿易全球化、金融全球化,需要一個全球自由流通的貨幣體系做支撐。而比特幣給了一種全新的解決方案,一個無疆域限制、無國家授權的貨幣體系,一個全球化資本自由流通的網絡。這個解決方案,當然不會是比特幣,但是卻給世界一種全新的啓示,這種其實就是打破國家制度限制,實現貨幣與資本的全球自由流通,才能化解當今全球經濟困局。實際上,早在 18、19 世紀紅海範圍以及英法意比殖民地廣泛流通的瑪麗亞·特麗薩銀幣,就是一種脫離國家背書的實現跨國流通的自由貨幣典範。而比特幣更進一步,將貨幣至於私人網絡及賬戶之中。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已經從原來簡單的貿易全球化發展到金融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涉及到的國際貨幣結算、國際金融資本投資、國際產業資本投資以及經常賬戶、資本賬戶,與以疆域、國籍爲基礎的國家制度設計構成矛盾。比特幣給世人的啓發是,提供一種全球性的自由貨幣以及資本流通網絡,來適應經濟全球化的發展。

更多精彩內容:千禧財經

來源鏈接:www.chainkn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