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迅雷集團(NASDAQ:XNET)宣佈與新大陸 (14.360, 0.23, 1.63%) 科技集團達成戰略合作。 根據本次合作協議,新大陸集團將成立北京鏈享雲科技有限公司,迅雷集團向鏈享雲售讓部分區塊鏈業務,包括鏈克、鏈克商城和鏈克口袋,同時迅雷仍保留迅雷鏈、迅雷鏈開放平臺、迅雷鏈文件系統(TC …

近日,迅雷集團(NASDAQ:XNET)宣佈與新大陸 (14.360, 0.23, 1.63%) 科技集團達成戰略合作。

根據本次合作協議,新大陸集團將成立北京鏈享雲科技有限公司,迅雷集團向鏈享雲售讓部分區塊鏈業務,包括鏈克、鏈克商城和鏈克口袋,同時迅雷仍保留迅雷鏈、迅雷鏈開放平臺、迅雷鏈文件系統(TCFS)等底層技術業務,以及玩客雲和基於玩客雲網絡的共享計算業務。

近年來,迅雷在轉型區塊鏈方面大力推進,積極佈局區塊鏈生態。虛擬數字資產鏈克(原名“玩客幣”)在上線一年不到的時間裏,先後經歷改名、被互金協會點名“變相 ICO”、被迅雷主動停止轉賬功能、用於開發者扶持計劃、永久凍結,直到現在從迅雷集團中剝離。

對於迅雷將鏈克等業務受讓是否處於合規壓力等問題,截至發稿時,迅雷方面尚未對《中國經營報》記者給予回覆。

在迅雷 CEO 陳磊公開表示全面佈局區塊鏈、迅雷集團將其應用至雲計算領域後,迅雷曾飽受市場爭議認爲其是蹭區塊鏈概念熱度。

自上市以來,迅雷進行了多次轉型,不過資本市場的反應和財報成績均不理想。財報數據顯示,2015 財年至 2017 財年,迅雷持續經營業務淨虧損分別爲 1316 萬美元、2411 萬美元和 3780 萬美元。

2017 年 10 月,迅雷率先推出“挖礦”玩客幣吸引衆人目光。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玩客幣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有很多相似的特徵。首先,都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原生數字資產;此外,玩客幣與比特幣同樣需要挖礦,而挖礦的收益都是越來越少;另外也有錢包、錢包地址、私鑰等設定。

“從消費者角度來看,雖然是根據算法產生代幣激勵,但這種分配是不透明的,且鏈克高度中心化。鏈克幣可以直接兌換服務,從支付功能角度與比特幣並沒有本質區別。”有律師向記者指出。

自去年 10 月玩客幣上線之後,迅雷股價在兩個月時間內從 5 美元上升至峯值 25 美元。從財報來看,在迅雷 2015 財年至 2017 財年連續虧損的情況下,轉型區塊鏈也起到了扭虧的作用。其 2017 財年 Q4 的淨利潤爲 414 萬美元,2018 財年 Q1 的淨利潤達到了 803 萬美元。

今年以來,迅雷在短短几個月時間裏動作頻頻,迅速佈局迅雷鏈的開發者生態。先是發佈了實現百萬 TPS 性能的主鏈——迅雷鏈,隨後舉辦全球 區塊鏈應用 開發大賽,其海量共享計算參與者成爲迅雷鏈生態的用戶基礎,此外還發布共享計算產品星域雲和迅雷鏈開放平臺與“爲區塊鏈而生”的迅雷鏈文件系統 TCFS (Thunder Chain File System)。

然而,正當在外界認爲迅雷將在區塊鏈方面大展拳腳之時,迅雷卻突然宣佈售讓部分區塊鏈業務,其中包括鏈克、鏈克商城和鏈克口袋,只保留迅雷鏈、迅雷鏈開放平臺、迅雷鏈文件系統(TCFS)等底層技術業務,以及玩客雲和基於玩客雲網絡的共享計算業務。

知名財經評論員肖磊對記者表示,“迅雷這次戰略合作,更多的是業務的推廣和重新調整,並不是完全的一次跟區塊鏈的割捨,其實從這次合作本身來看,相當於把幣的業務做了出售,把鏈的部分做了保留,就是出售了應用,保留了操作系統。”

對於此次迅雷出售上層應用中的激勵工具——鏈克,有人猜測是因爲合規性壓力。

據瞭解,迅雷區塊鏈業務規模逐漸擴大的同時,關於鏈克合規性的爭議從未消失。

由於鏈克與數字貨幣十分相似,其英文名爲 LinkToken,Token 在區塊鏈行業內,對應的中文翻譯就是代幣。今年 1 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刊文稱,以發行迅雷“鏈克”(原名“玩客幣”)爲代表,一種名爲“以礦機爲核心發行虛擬數字資產”(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風險隱患。迅雷“鏈克”發行企業實際上是用“鏈克”代替了對參與者所貢獻服務的法幣付款義務,本質上是一種融資行爲,是變相 ICO (區塊鏈項目首次發行代幣募集資金的行爲)。

上述律師告訴記者,用戶可以通過鏈克來支付相關迅雷服務費用,而要得到鏈克,因爲其不開源的特徵,導致使用別的設備獲取不了鏈克,想要得到迅雷發放的鏈克獎勵必須需要購買玩客雲設備獲得,本質上就是用錢購買幣,而鏈克本身對於迅雷而言沒有成本。總的來說,迅雷有變相通過銷售玩客雲設備發幣募資的嫌疑。

繼宣佈停止停止鏈克口袋轉賬服務,禁止迅雷及迅雷合作伙伴開發的應用場景之外的用戶轉賬功能後,今年 6 月,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發公告稱將永久凍結官方用於市場運營支出的全部預留鏈克。對於這批鏈克,迅雷方面曾經承諾將全部用於投入迅雷鏈開放平臺開發者扶持計劃。

但有分析人士指出,迅雷此次售讓鏈克與政策面也許有一定關係,但是爭議由來已久,之前並未售讓是因爲鏈克業務利潤頗高,現在轉讓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利潤大不如前。 “迅雷實際上已經通過此前出售玩客雲等智能硬件賺了利潤又推升了股價,就目前看整體二級市場不景氣,大家對產品本身的預期降低。”肖磊說。

“當時鏈克價格高漲的時候正值 ICO 火熱、虛擬貨幣牛市,迅雷另闢蹊徑通過收集帶寬資源分發鏈克來開拓業務,極大降低了網絡成本,同時攫取了大量的硬件利潤,如今鏈克被明令禁止上虛擬幣交易所,脫離交易所只能進行內部流轉化,流通性下降導致鏈克價格下跌嚴重,玩客雲作爲 \’ 挖幣 \’ 的 \’ 礦機 \’ 價格也受影響。另外,玩客雲硬件價格下跌還與迅雷區塊鏈落地應用場景較少有關,迄今爲止它只推出過一些兌換業務比如兌換迅雷會員、愛奇藝和優酷會員,或者用鏈克打賞迅雷直播主播等等不夠吸引人,鏈克持有者對生態信心不高。”劉葉(化名)是迅雷玩客雲的用戶,他還告訴記者他曾以 1800 元的價格買了 21 臺玩客雲分享帶寬等閒置資源來“挖取”鏈克。

更新日期 : 2018-09-23 19:44:01
文章標籤 : 區塊鏈應用
文章鏈接 : 迅雷區塊鏈售讓部分業務合規壓力還是盈利下降? [複製鏈接]
站方聲明 : 比推財經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後果自負。

來源鏈接:www.bitpush.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