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的加密世界,最流行的估值模型是 MV=PQ,它源於傳統的貨幣理論。不過作者認爲直接套用 MV=PQ 會有問題。因爲在加密網絡中用法幣計價有天然缺陷。從藍狐筆記角度,目前整個加密世界估值模型跟區塊鏈一樣都處於非常早期的摸索階段,但一定會有更好的估值模型。本文作者是 AnshuanMehta 和 Brian Koralewski,由「李熙和」翻譯。

接上一篇《MV=PQ?它真的適用於加密世界的估值嗎?(一)

印鈔還要繼續嗎?

從理論上說,當經濟恢復,信心迴歸時,貨幣流通速度應該會回到危機之前的水平。

在這個時刻,量化寬鬆的措施應該停止。否則,貨幣總量 M 繼續上升,Q 或 P 中的一個,或者兩者一起,需要提升來保持等式平衡。

雖然提高貨幣總量 M 總體上說促進了投資行爲,我們最終希望的還是商品總量 Q 也增加,這是結構性的變化,需要一些時間。更可能的是 P 的快速提高,也就是惡性通脹,自從量化寬鬆誕生後就有人一直警告我們提防這種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貨幣流通速度 V 並不容易被直接測量。所以隨着 GDP 增長恢復,央行有可能會降低貨幣總量 M 並觀察這一舉動對 GDP 的影響,然後得出流通速度 V。如有需要,他們會進一步降低 M 並重復觀察 V 的變化。這都是因爲 V 不是一個可以被輕易得出的指標——我們只能用 GDP 增速和貨幣供應量 M 算出 V (V=PQ/M)。

加密貨幣中的 MV=PQ

顯然,MV=PQ 有一個複雜的相互作用,它發生在貨幣總量、GDP 和對投資者、消費者和儲蓄者的經濟刺激之間。

但是要理解這個等式是如何被用於加密貨幣估值的,我們必須忘掉所有上面這些講到的複雜的經濟關係。

在加密貨幣中,MV=PQ 通常用來確定 token 目標價格(target price),市場容量,市值,甚至是 dApp 和協議網絡的估值。

通過使用優雅的原生 token 的分佈式網絡框架,Chris Burniske 構建了一個用於 token 估值的模型。

他的基本假設是:網絡或者協議每年所生成的收入是被 token 持有者賺取,而方式是通過向協議客戶售賣 token。換句話說,用預期的美元計價的收入 P*Q,除以 token 供應量 M 得到流動速度 V。這個結果被認爲是目標價格,也就是這個加密貨幣的美元交易價格。

這是極其虛假的,有兩個問題。

一,計算一個加密貨幣網絡的收入 P * Q 是非常困難的,因爲,根本沒有收入存在。(有人說交易收入也算收入,但是通過價格上漲而獲得的交易收入並不能算數,因爲這種收入本質上依賴類似龐氏騙局的機制,也就是必須不斷有新人加入,新入的資金支撐起了所謂的「收入」)

二, 作者承認爲了完成這個等式必須對 V 進行計算。不像之前的傳統經濟的案例中 V 是被算出來的,這裏 V 是一個可以被估計的動態指標,然後再被用來計算 M。

一個可以任意假設的 V,一個可以在不考慮任何 token 模型和對 token 持有者進行經濟刺激的情況下進行假設的變量 V,就這樣成爲了這一類分析的標準。

就是這樣。

MV=PQ 的循環

爲了確定 token 的美元價格,我們需要用美元估計 P * Q。從邏輯上說這是合理的——畢竟所有的商品和服務都用法幣計價,並將持續很長時間。使用美元的用戶仍然會用美元等值價格來分析自己的競爭對手。交易仍用美元進行,市場依然用美元衡量。

因此,等式 MV=PQ 的右邊是美元了。

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決定,並會揭示這一切的前因後果。

我們先回到尼日利亞的例子。

尼日利亞的經濟用尼日利亞奈拉衡量。M 和 P * Q 都是奈拉。因此 V 就是奈拉在尼日利亞經濟中的流通速度。

注意到什麼了嗎?

在尼日利亞這個案例中的 MV=PQ,所有的這些變量都是用奈拉衡量的。我們不可能使用 MV=PQ 這個等式去計算奈拉的美元目標價格。也就是 NGN/USD 的外匯匯率。

但不知何故,大多數 MV=PQ 加密貨幣價格的計算者就是這麼計算加密貨幣和美元兌換價格的。爲什麼?

比如,計算者假設他的初創公司會在全球市場中佔有一定的份額,相當於有一定的美元價值。

所以我們這就已經開始用美元來計算加密貨幣網絡的收入了。

但是這個協議有自己的 token,就像比特幣或 filecoin 那樣的 token。爲了使用網絡,人們必須購買 token。而爲了購買 token,你必須使用美元,按交易價格進行交易。

我們看看這其中的循環。

MV=PQ?它真的適用於加密世界的估值嗎?(二)

爲什麼會這樣?一個分佈式網絡的收入竟然按 token 的交易量換算成美元后的結果來計算?而且之後又循環回來,使用這個計算出的美元計價的數字來確定交易的價(譯者注:這裏的原理是先得到一個 Token 對 USD 的交易價格初值,然後就可以算出美元收入,再用 MV 來除,得到目標 token 價格,接着再直接把目標價格當成輸入的交易價格再次計算美元收入,從而讓這個循環跑起來。)

這種循環在現實世界的例子中會出現嗎?讓我們探索一下。

OriginTrail

OriginTrail 是一個早期的分佈式帳本供應鏈初創公司,他們有自己的 token,叫做 TRAC。爲了使用他們的帳本,無論是向供應鏈寫入數據或者獲取數據,用戶都需要使用 TRAC。

MV=PQ?它真的適用於加密世界的估值嗎?(二)

假設一個 TRAC 可以購買 1MB 的數據。一年全球總共有 100MB 的數據。那麼 Origin Trail 每年的收入(P*Q)是多少呢?

PQ=100MB * 1=100…100 個什麼?100TRAC

如果 TRAC 以 1 美元的價格被售賣怎麼辦?現在我們可以計算 Origin Trail 網絡的美元收入了。

PQ 的美元價格 =100MB_1TRAC/MB_1USD/TRAC=100USD

很好,我們算出了美元的收入。但是,這個以美元計算的收入已經被算入到計算 TRAC 目標價格過程中去了。這意味着確定 TRAC 價格的最重要的元素,也就是以美元計價的 P * Q,在計算這個價格的時候就已經使用 TRAC/USD 的實際交換價格。(譯者注:也就是循環,用之前的價格來計算新的價格)。

這是一個重要的結果,而這甚至對比特幣都適用。結論是必然的:MV=PQ 根本就不能被用來計算加密貨幣的目標價格。

使用 MV=PQ 對不同加密貨幣網絡進行比較

你可能想說,我們不是整天用美元對不同國家 GDP 進行比較嗎?也許存在着某種方式可以被用來比較不同的加密貨幣經濟體?

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用原生 token 計算 P*Q,然後將它們按照年末的交易價格轉換爲美元。

並非如此

答案是否定的——因爲 P * Q 這一側一開始就是用法幣來計算的。

網絡或者協議的效用將始終以鏈下的價值交換媒介來衡量(可能是提供服務的該地區法幣)。該網絡總是以法幣來獲得其在市場中的價值,而 token 的價格也與客戶願意爲服務支付的價格大體無關。

這也就難怪了,這些加密貨幣的創造者允許將 token 分爲很多更小的單位來方便它們在現實世界中的使用了。

MV=PQ 在加密貨幣估值中的用例

所以,我們是否能用 MV=PQ 進行加密貨幣的估值?

不行,有關估值的都不行。

但是,我們可以把創業公司影響貨幣供應量的能力理論化,該貨幣供應量基於觀察到的流通速度 V,它有助於管理服務的終端用戶支付的實際價格。聰明的協議設計可以允許網絡按需求自行發行或銷燬 token。

聰明的加密項目設計者可以密切觀察流通速度 V,以此監控分佈式網絡運行的健康程度。若 V 太低,不管是因爲設計的原因,還是投資者錯位,參與者和用戶的激勵措施,會推高 token 價格,但導致網絡在商業上不可行。

然而這些計算非常困難,因爲流通速度 V 是基於項目用戶的採用度和 token 持有者們的激勵,而這些無法提前瞭解。

另外,一個更有趣的問題出現了:越是成功的加密網絡,其用戶越多,它的 token 價值也越大。矛盾地是,這刺激了投機者和持有者囤積它們,而不是在去中心化平臺中使用它們。

可以說,一個去中心化網絡的現在的成功跟未來的成功是相悖的。

這個矛盾的根源在於用法幣計價加密貨幣系統所提供的服務,這麼做甚至讓我們懷疑對 token 的最初需求——爲何不直接用法幣售賣服務?

對於像比特幣這樣的數字代幣,這種循環性並沒有明確的表現出來。我們認爲這是因爲比特幣有一個和它內在價值完全無關的交易價格。可能也有其他的因素,比如像投機或者避稅這些因素擡高比特幣價格,但這已經超出了單純從經濟學角度分析的範圍。

值得注意的是,最優的 token 流通速度 V 很少在白皮書中被提及。BAT 在他們的白皮書中提及了這一點。它們的論點是,基於 token 用戶和持有者們之間的自然供需關係,最優的 token 流通速度 V 能夠得到保證。也就是說,當「持有」比「使用」token 更有利可圖時,持有者們會選擇囤積而不是使用,而用戶會選擇轉向更便宜且提供相似服務的網絡,這會導致 token 價格下跌,會讓使用網絡變得便宜。如此往復循環。

其他的一些網絡,像 Factom 和 BlosckEx 的 DAXT 平臺,則使用了一種專門的 token 銷燬機制來確保囤積 token 和使用 token 之間的平衡。

結論

因此,可以發現這個十分流行的加密貨幣估值工具存在根本缺陷。MV=PQ 是貨幣理論中的很好的方法,但也有它的使用範圍。

在加密貨幣中使用 MV=PQ 估值,也許會產生和交易價格在同一個數量級的結果。但那需要對輸入值進行很小心的選擇,或僅僅只是因爲巧合,而不是嚴格的智力推演。這就像是看到兩個香蕉,十個橙子和五個蘋果,然後就說:蘋果 = 橙子 / 香蕉。這麼做算術上是對的,但在科學上並不正確,對現實毫無意義。